一談到美食,我的嘴角不禁微微上揚,從小每逢過年,哥哥姊姊們就會設計自己的拿手好菜,準備在大年初五前大顯身手一番,傳襲了父母福州人的特性並且對海鮮的熱愛。

我的記憶中每道豐盛的佳餚也成為我日後燒菜的縮小版,我不太記得過年時桌上有什麼蔬果類的菜餚,卻可以如數家珍地說出一連串的海鮮好菜如:燴海蟄腰花油條海蔘、紅糟雞、紅糟魚、生螃蟹、血蚶、福州光餅夾粉蒸肉、糖醋排骨、海鮮粗米粉、 燕皮餛飩福州魚丸湯、春捲。

這些基本的重口味道裡有蝦油、蠔油、蝦醬、醬油,完全佔滿我三分之二的人生。所以從來沒有想過吃動物性蛋白質的食物有什麼不對,豬油的確很香,淋在蔬菜上更添菜香氣,牛排配上紅酒,另加三桶冰淇淋帶回家,我承認那是以前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