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尿病在美国怎么治?你所不知道的产业那些事!_约翰 •麦克杜格尔博士

编者按:

在美国的营养医学界,约翰 ·麦克杜格尔博士(John A. McDougall, M.D.)是一位不可不提的重量级人物。

John A. McDougall 本人

他出生于1947年,曾在18岁时中风导致左侧身体瘫痪,后立志学医,毕业于密歇根州立大学人类医学院,获得了夏威夷大学医学学位,被内科医学委员会和国家医学考试委员会认证为内科医生。

从业50多年以来,他致力于在常规饮食给各种慢性病带来的负面影响上,进行研究、写作、公众演讲,提出了“食物毒害”(Food Poisoning)的理念和发起“麦克杜格尔计划”(McDougall Programs),以信念与勇气,告诉人们用最简单的天然食物和生活方式就能重拾健康,帮助和治愈过数千名病人。

本文内容摘录于2020年12月6日首届“国际营养与生活方式医学峰会——糖尿病的非药物干预”中约翰·麦克杜格尔博士分享的糖尿病专题讲座视频, 他以自己独特的视角解读了1型、2型和1.5型糖尿病的区别,并介绍了关于2型糖尿病的治疗以及一些发表的研究显示糖尿病是可以治愈的。

(如对本文内容感兴趣,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观看完整版视频)

 01   糖尿病不同分类,是不同诊疗方案的依据

1型、2型糖尿病血糖都会很高并且都有较严重的并发症,但它们属于完全不同的两种疾病,必须区分开来。

1型糖尿病使用胰岛素治疗,这是1920年发现的。1型糖尿病的特征就是胰腺完全(几乎完全)不能产生胰岛素。

胰岛素是一种传送分配主要营养素的激素,它会打开细胞让葡萄糖进入提供能量,胰岛素也会让脂肪进入并储存起来,如果没有胰岛素的话1型糖尿病患者很快会因酮酸中毒死亡。

2型糖尿病患者自身可以产生足够的胰岛素,甚至能产生双倍正常量的胰岛素,但是2型糖尿病患者的胰岛素却因为胰岛素抵抗而不能正常工作。

1.5 型糖尿病患者能产生一定的胰岛素但不能产生足够身体所需的量。仅凭观察一个人你无法分辨他患有哪一种类型的糖尿病,但专家可以猜测。

在参加McDougall治疗计划时,病人会描述他们的药品清单,McDougall和他的同事会依据他们的血糖水平判断他们属于何种类型的糖尿病。

在他的诊所饮食治疗起效很快,McDougall需要确保病人的血糖不至降得太低,他们总会让病人在抵达诊所的第一个晚上停药,但需要尽快决定他们是否需要继续使用胰岛素,他不想让1型糖尿病患者冒风险;如果病人体重超重,那他很可能不会依赖胰岛素(2型或1.5型糖尿病),也就是他们不需要使用胰岛素。

McDougall 通常不愿过量给药,他认为血糖350到450mg/dL不要紧,但30到40mg/dL的话就有问题(这里是美国测量单位,换算成国际单位的话则除以18)。

如果病人体重超重,那他们可能是2型或1.5型糖尿病,如果他们很瘦,那就可能是1型(顺便提一下,1型糖尿病引起的胰腺受损,通常是对牛奶蛋白的一种自身免疫反应的结果)。

如果有人35岁,11岁起就是糖尿病,每天需要40单位的胰岛素(通常更多,身体正常每天需要40单位的胰岛素),这个人显然是1型糖尿病,那么McDougall 会减少他30% 的胰岛素用量。

因为通过食物可以大大提高胰岛素的工作效率,McDougall也会告诉他们带一些巧克力布丁或布朗到他们房间以防万一血糖过低,如果他们发生低血糖的话他们需要像平常那样用糖果或糖来处理。

时间是判断是否是1.5型糖尿病的最好办法。

McDougall首先把药物减少到最低,然后观察他们每天早晨的空腹血糖——他们的血糖可能保持不变(也就是 180 到 280),体重超重的病人需要减重,但如果他从300磅减到150磅,血糖还是高,那病人就是1.5型糖尿病。

McDougall从来不用药物治疗2型糖尿病患者,因为他们自身能产生很多胰岛素。

1型糖尿病总是用药物治疗。

他只在以下三种情况下治疗1.5型糖尿病(他只用一种药物就是胰岛素,而且偏好长效胰岛素,他从来不给病人药片):

  • 如果病人体重下降太多,那么必须给他们一定胰岛素(每晚10个或 20个单位),因为不然的话没有足够的胰岛素来打开脂肪细胞存储脂肪,有了胰岛素,体重就会停止下降;
  • 如果病人出现糖尿病症状,例如过度口渴/排尿,那就需要给到病人一些胰岛素来消除症状;
  • 如果病人很担心指标,那样给到他们一些胰岛素就可以让他们停止焦虑。

(所有的信息在McDougall’s 2017年1月的订阅信息上都有刊登。)

   02   McDougall对2型糖尿病有独到见解,并认为几乎可100%治愈

McDougall认为,2型糖尿病是由于变胖导致的,越是肥胖就越有可能患糖尿病,因为人体是为生存设计的。

比如,人体会通过一个夏天存储脂肪来度过冬天,但是如果太胖的话,身体就会形成胰岛素抵抗作为防止身体继续存储脂肪的手段。

但这同时也意味着糖也不能进入细胞,有些重度肥胖者不能形成胰岛素抵抗(基因改变),这样他们尽管不断增重却不会得糖尿病,这种情况在500人当中会有一人如此。

现在有一些很糟糕的治疗2型糖尿病的方法,比如肥胖外科手术(手术诱导的吸收不良)虽然能够使 78.1% 的患者完全治愈,86.6% 得到改善和解决,但由于造成后遗症,McDougall 借此幽默讥讽了一些其他制止人们摄入食物的极端手段。

2型糖尿病从定义上是能100%治愈的,就药物而言,FDA(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只要求治疗糖尿病的药物能够降血糖就可以,没有要求让患者活得更久。

但是在1987年TDR Hockaday说过:“记住‘控制糖尿病’远比‘控制血糖’重要”,而99% 的医生和药剂师认为降低血糖是唯一重要的指标。

   03   饮食被证明有效,常规2型糖尿病药物有隐患

磺酰脲类作为2型糖尿病的标准用药从1960年就有了,在这之前磺酰脲类是用作除草剂的。

自1972年起,在医生的案头参考中每一种糖尿病药都写有警告,尤其是磺酰脲类会增加心血管疾病死亡的风险(中风和心肌梗塞)。

UDGP研究显示磺酰脲类能导致风险增加2.5倍。Avandia(一个在1999年被批准的药物)可以降血糖,但没有磺酰脲类那样的声誉,显然也没有直接导致病人的死亡。

但是,2007的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刊登的一份研究(2007年6月14日)显示长期使用Avandia的病人,增加了心脏病发作风险66%、以及39%以上的中风病例、20%的心血管相关问题的死亡。引起约合计10万例的老年人心血管疾病相关问题。

葛兰素史克后续为其糟糕的表现向美国FDA支付了30亿美元的罚款,全美国大约有50,000起诉讼,新西兰则完全禁止使用Avandia,2007年差点就从美国市场上撤下,2010年欧洲向使用Avandia的人发出警告。

但这些都没有关系,因为官司和罚款都在最初定价的时候考虑进去了,它还是一种畅销的药物,尽管包装盒上的警告十分清楚。
为什么医生明知2型糖尿病可以通过减重和基于淀粉的饮食能治愈,还要给病人开这药呢?
医学院学生听说2型糖尿病可以治愈通常很惊讶,但我们要知道医学院的主要目标是培养学生通过医师考试,不完全接近事实真相。

二甲双胍是一种一线药物,即糖尿病的首选药物。但有一半的医疗诉讼是来自二甲双胍的。

医生和患者都相信二甲双胍,但是最初1990年左右在英国所做的关于二甲双胍降低心血管疾病的的试验只有342位参与者(30年前一个很小的分组)。

我们应该看一下独立科学医学公共图书馆的开放获取期刊,那里有好几项关于二甲双胍的研究认为它的疗效/风险尚无定论,可能降低25%心血管疾病或增加 31%各种原因死亡。

但(另一项研究)无法排除是减少 33% 还是增加 64% 的心血管疾病,McDougall总会让他的病人停止使用二甲双胍。(还有好多新药的更多信息可以在2017年1月的 McDougall’s订阅信息上找到。)

美国FDA希望帮助病人,但只要求糖尿病药物降低血糖,有两种测试血糖的方法:

  • 扎破手指获取血样,正常空腹血糖值是100毫克/分升。
  • 血红蛋白 A1c (HbA1c)是一种2-3个月更长效的实验室测试(血液细胞每4个月更新),McDougall 在1985发表过文章,提到高血糖会使血红蛋白变形,所有的蛋白质都会被糖所改变,包括脑细胞和肝细胞,这就是所谓的糖化血红蛋白即 HbA1c –血红蛋白上附着多少糖份;正常情况 6% 的血红蛋白有糖附着,但是一个糖尿病人会有更多的糖附着在血红蛋白上,达到8% (国际和美国标准),McDougall 见过HbA1c 高达14%的病人。有些医生会治疗HbA1c 6.2%的病人,为了及时阻断它,另外一些医生会把6%作为糖尿病前期给予药物治疗,仅仅为了以防万一,这些都是标准治疗手段。
   04   药物VS饮食,McDougall分享大量研究证据

McDougall提到7项重要研究报告,分析了积极治疗和标准治疗的区别。

前者目标是将HbA1c 降到6%,这些研究都是开放获取的,可以点击2017年1月份订阅信息链接:

(https://www.drmcdougall.com/misc/2017nl/jan/diabetic.htm)

  • United Kingdom Prospective Diabetes Study (UKPDS) 英国糖尿病前瞻性研究(1998)显示非积极性治疗的病人在10年后HbA1c 为9%,而积极性治疗的为7%,但后者却会让人增加更多体重以及造成低血糖症,而大家都知道低血糖非常危险。
  • The Diabetes Control and Complications Trial (DCCT) Study糖尿病控制和并发症试验研究(1998) – 这项关于1型糖尿病的研究显示接受积极治疗的病人有增加心血管疾病的风险,同样体重增加,血压、甘油三酯、总胆固醇、低密度脂蛋白等均有增高。
  • The Veterans Affairs Cooperative Study in Glycemic Control and Complications Study 关于血糖控制和并发症的退伍军人事务合作研究(2001) – 显示积极治疗有较明显心血管疾病恶化的倾向。
  • The European Trandolapril Cardiac Evaluation (TRACE) Study 欧洲群多普利心脏评估(2000) – 用口服降糖药或胰岛素治疗的糖尿病人急性心肌梗塞后的死亡率较非糖尿病患者明显增高。
  • Action to Control Cardiovascular Risk in Diabetes (ACCORD) Study控制糖尿病人心血管疾病风险的措施研究 (2008) – 这项研究在开始17个月后被叫停因为接受积极性治疗的病人比非积极性治疗更多死于心脏疾病。
  • Action in Diabetes and Vascular Disease: Preterax and Diamicron Modified Release Controlled Evaluation (ADVANCE) Study糖尿病和血管疾病行动:配得利和达美康缓释对照评估研究(2008) – 显示心肌梗塞及其他原因致死状况没有改善,但病人体重增加,更多低血糖
  • The Veterans Affairs Diabetes Trial (VADT) study 退伍军人事务糖尿病试验研究(2009) – 显示对心血管发病、死亡或微血管并发症没有明显效果,唯一的益处可能是尿液蛋白减少。

许多医生知道药物对大血管健康并无益处,但是却相信对微血管健康有益,McDougall却认为均无益处,英国医学杂志也认为低血糖风险抵消了潜在的降糖受益。

98%的医生和教授相信二甲双胍能减少微细血管的病变,但英国的研究是基于很小的一个分组,而且还取决于病人是否需要接受激光光凝治疗,这是极其主观的目的,并不能证明二甲双胍的效果。

从2008年起制药公司开始考虑降血糖以外的因素,他们希望病人可以活得更久并推出了很多新药,开始了17项研究,其中三项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表,主要的论点是心血管死亡只改善了3%,其中一项还表明会增加尿路感染和截肢风险。

胰腺移植是不可能的,胰岛素泵是最接近(胰腺移植)的方案,仪表佩戴在皮肤上持续不断的监测血糖以便病人随时自我用药,但胰岛素泵非常昂贵,而且JAMA发表的文章表示相较于手指测量,仪表没有确切优势,并且使用胰岛素泵随时监测也破坏了生活质量。

医生通常会告诉糖尿病人减重,但是胰岛素药物会使体重增加,然后医生就会给病人更多药物,病人变得更胖,进入一个恶性循环。

有几项研究显示碳水化合物饮食可以改善糖尿病:

  • 1920年代,Shirley Sweeney 找到一些年轻健康的学生并给他们不同的饮食然后测量他们的血糖,那些摄入糖类(糖、糖果、糕点、白面、烤土豆、糖浆和香蕉)的测试结果都没有糖尿病,那些摄入蛋白质(瘦肉、蛋白等)的人的血糖上升到糖尿病前期的水平,那些摄入脂肪的全都患上了糖尿病。
  • 1940年Harold Himsworth进行的一项研究(发表在英国医学杂志上)选择两位糖尿病病人并给他们高碳饮食,结果他们的血糖得到了改善;然后改为低碳高脂饮食,他们的血糖升高了。
  • Brunzell在1971 年(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选择两位糖尿病病人并给他们糖和麦芽糊精(45%糖),然后给他们含糖85%的饮食,他们糖尿病的各项指标都好转了,Brunzell的结论是糖能使胰岛素工作效率更高。(Pritikin在2005 做了同样的试验显示结果也一样。)
  • Kentucky大学的James Anderson在1979年发表文章介绍说通过把让胰岛素瘫痪的卡路里(脂肪卡路里)改变成使胰岛素高效工作的卡路里(糖类卡路里),而不是通过减重,他使几乎所有的2型糖尿病人不再使用药片,20个病人中的11个不再需要胰岛素。
  • Neal Barnard在糖尿病护理上发表文章显示纯素饮食(也是McDougall推荐的饮食)相较于美国糖尿病协会推荐饮食更好地改善了糖尿病,使用更少药物。
  • 糖尿病护理在2013年让使用胰岛素的1型糖尿病病人摄入脂肪,脂肪使他们的胰岛素不能工作从而需要摄入更多的胰岛素才能使血糖得到控制。
  • McDougall在研究了 1615位病人后在 2014 年10月公布了研究结果(营养杂志),在7天严格但不限数量的纯素饮食后他们的血糖既没有上升也没有下降但体重平均减轻了1磅,胆固醇平均下降了22mg/dL,血压下降了18/11mmHg,90%的人减少或停止了2型糖尿病和高血压药物。
  • JAMA在2013年发表了关于中国的文章,1980年以前,中国只有不到1%的人患有糖尿病,他们90%的饮食是白米饭,现在12%的人患有糖尿病,其余的一半是糖尿病前期。

McDougall最后以“当局者如果尽职,坏人就不能伤害好人”的故事结束了他的演讲。

麦克杜格尔医学博士案例集
90岁奶奶逆转心绞痛,以亲身经历告诫你:改变饮食何时都不晚
我患有家族遗传性心脏病、做过九次手术,被医生判定随时会死,如何改写命运?

閱讀原文
原创 峰会摘录小组 非药而愈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