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从担心死在心脏手术台,到重获健康帮助数千人,经历了什么?

“I promised myself that when I felt better I would put together a support group to help others. ” 
— Founder of Plant Based Nutrition Support Group, Paul Chatlin

前言:

他来自美国密歇根州,2013年5月,在55岁时被诊断出严重心脏病——右冠动脉100%阻塞,另外两条冠动脉70%阻塞…..

他十分害怕,当时他的心脏病主治医生便给了他两个选择:搭桥手术,或尝试全面改变饮食。

在会见了考德威尔·埃塞斯廷医生后,他毫不犹豫决定转变饮食。仅仅3周后,他的心绞痛就消失了。一年内瘦了近32公斤,胆固醇从9mmol/L降到2.6mmol/L,他重新找回了活力,感觉棒极了。

他向自己保证,当他感觉好些时,会振作起来成立一个互助小组,以帮助更多病友。

后来在当地一位心脏病专科医生的帮助下,他的互助公益组织(PBNSG)在2014年2月终于如愿成立。

   01   突发胸痛并日渐加重,被诊断需尽快做心脏手术

我叫保罗·查特林,出生于密歇根州的底特律,1971年以后一直住在密歇根州。

2013年5月,在我55岁的时候,明显感觉到剧烈的胸痛,就好像其他人说的那种像有头大象坐在我的胸口上,感觉透不过气来。刚开始我没有立即去医院,希望胸痛可以自行消失。

之后连续三天,我醒来继续感觉有胸痛,痛得不是特别厉害,但我需要坐着等30分钟到一个小时它消失了,我才能够进行日常活动。

在胸痛出现之前,我每天都锻炼身体,胃口很好,食量大,爱吃动物食品,尤其是奶酪,也很爱吃植物油。

我最爱吃的披萨饼曾经是双层的奶酪、双层的牛肉,因为我觉得只要我每天都锻炼,就可以平衡好,一切都不会有问题。而我的确是每天都锻炼的。

直到不舒服了我才认识到:我之前的饮食情况太差了,不论如何锻炼,也无法维持身体健康。

就这样我的情况越来越差。终于有一天,我发现我都无法连续走十步路,而且出汗很多。每天需要躺床上让心脏休息17个小时,没力气,也不想做其他任何事情。我想我的身体肯定有异常了。

于是我不得不去内科医生那里检查,听出了我之前没有过的心脏杂音。第二天,我又与心脏外科医生预约了见面时间,安排了心脏造影术和心脏活检。

结果心脏外科医生告诉我,我的心脏情况非常严重:右冠动脉100%阻塞,另外两条冠动脉70%阻塞,左束支传导阻滞,再加上心脏有杂音,右心肌结节病,心瓣膜渗漏,心脏体积扩大,心脏右侧增厚 。

所以,我很可能需要尽快进行心脏移植【注1】,或者进行搭桥手术【注2】我和太太都吓坏了,她更是痛哭出声。

   02   想起自己同患心脏病的家族,内心强烈渴望找到另一条路

在我10岁到13岁之间,我爸爸和他所有的兄弟,一共四人都做过心脏搭桥手术,其中两人死在手术台上,另外一位身体情况大不如从前,而我爸爸刚做完手术后,全身插着管子,又害怕又疼痛,整整哭了四天,而之前我从来没有见他哭过。

我躺在医院里的病床上,想到了自己惨重的家族病史,又想到了我还有3个儿子,我不想现在就死,也不想手术后变成残疾……

我暗自下定决心:如果我能找到不做这个手术好起来的办法,我会做好事帮助他人。

   03   遇到考德威尔·埃塞斯廷医生——找到另一条路

在做了心脏导管手术后,排除了心脏移植的可能,确定我需要做三重心脏搭桥手术。

此时,我的心脏搭桥手术医生给了我两个选择:搭桥手术,或者尝试全植物饮食。

我立刻说我会去做除搭桥手术外的任何事情,但在我回答他之前,其实我完全没有听说过全植物饮食,但只要我能不做这个搭桥手术,我是真的愿意尝试它!

当晚11点,我的搭桥手术医生拿起了手机给考德威尔·埃塞斯廷医生打电话,而当时我正被推进手术室。

原来埃塞斯廷医生是他在医学院时的导师。埃塞斯廷医生接了这个电话,我听到电话另一端埃塞医生对我说:“你回家吧,明早我给你打电话。”

现在我回头想想,我意识到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我的心脏病医生,也是第一次与埃塞斯廷通话。这是多么冒险的举动啊!

第二天早上8点,埃塞斯廷医生给我打电话,与我聊了一个小时!之前我从没听说过一个医生会给在家的病人打电话。

   04   神奇的转变:全面开始调整饮食

第三天,我就开始向全植物饮食转变,立马把所有动物食品和植物油扔掉。

我之前根本吃不下去蔬菜,从没喜欢过!而且我也从来没听说过埃塞斯廷医生最喜欢让病人吃的羽衣甘蓝。但我又一想,不要管喜欢不喜欢,如果不喜欢,我只能重新回到手术台去做搭桥手术了,所以我强迫自己接受蔬菜,并且用其他完整植物把肚子填饱。

然而仅仅3周后,我的心绞痛就消失了。

我对自己说:“看来情况不是那么差啊!”这一切足以让我踏踏实实地继续践行埃塞斯廷医生的饮食。

我想也是我运气好,有三个巧合发生在我身上:1.在三周内通过朋友关系得以在克利夫兰诊所接受治疗。2.我被分配给众多医生里的那位医生——而他的导师正是埃塞医生。3.那天晚上那么晚了,埃塞斯廷医生还接了那个电话!

   05   休养期间遇到各种问题,激励自己创立公益互助组织

我知道是时候该履行我对自己的承诺,开始对我所在的社区进行回报了!

我参加了埃塞斯廷医生和家人主办的全植物饮食烹饪班。毕竟我不会做饭,也不知道如何用全植物做饭。

课程费用是975美元,我试图让医保公司蓝十字/蓝盾报销这个费用,但被拒绝。在接下来的3个月里,我找到他们的最高层,还是被拒绝了。

我觉得很荒唐,他们愿意为心脏搭桥手术支付125000美元,却不愿意为我学习全植物饮食烹饪,从而有可能避免做这个昂贵的手术支付975美元!

这一刻我认识到:这个制度出了大问题,我需要有更强大的发声机会,我要创建一个互助组织。

在我心脏病还没完全好,需要卧床休养期间,抑郁开始悄悄进入我的生活。我一向是个乐观派,现在却感到很孤单,头一次有了消极的想法。

不久我在当地报纸上登了一则小广告,邀请任何有兴趣听我故事、看我家厨房食物,并想与我保持联系的人。

广告大概是这样的:

“我想与我住区的任何其他人分享我的经验——考虑在吃处方药或者做手术之前,尝试转变为Whole Food Plant Based(全植物饮食)【注3】。”

谁应该考虑全植物饮食?

任何做过心脏搭桥手术,希望通过改变饮食习惯来避免做更多手术的人。任何需要做搭桥手术,但想通过这种饮食来避免这个手术的人,就像我一样;任何有心脏病家族史的,希望通过全植物饮食来预防心脏病的人;任何患有2型糖尿病的人;任何想尝试不会饿着,又可持续的减肥计划的人。”

在短短两天时间里,就有20多人与我联系,我邀请他们到我家了解情况。我们度过了一个非常美好的夜晚!(这些我很喜欢的人中,有一些则成了我后来创办的PBNSG互助协会的成员。每个参加的人都感觉和我一样,觉得孤独但充满希望。)

接下来的一个月我这样做又有20人参加。我开始觉得我们必须建立一个以植物性饮食为基础的互助组织来帮助更多人。

后来我联系了我们地区所有医院的心脏病外科主任,请他们给我几位可能对教育我们的社区了解全植物饮食的好处感兴趣的心脏病外科医生的名字。

结果他们有三个人都有提到的一个相同的名字——Joel Kahn医生。

我给他打电话并见了面。我们一见如故,他同意与我一起踏上这段旅程!

2014年2月,我们第一次举办了互助组织会议,正式创建了全植物饮食互助协会PBNSG。

当时我想如果有20到40人参加就会很好。结果来了123人,其中23人报名成为志愿者!会议在密歇根州皇家橡树市的博蒙特医院举行。

3月24日,我们举行了第二次会议。我以为参加人数会明显减少,但我又错了。我们这次有超过110人!

有意思的是,其中44人是新面孔。这意味着我们就有超过220人,其中包括40名志愿者。后来的两个月里我们不断在成长。

   06   饮食调整后重获健康,更坚定了现在的改变

在短短不到一年里,我的胆固醇水平大幅下降,今天我的数值仍在正常范围的低端!我减掉了将近70磅,直到现在,我都保持着标准体重。

我感觉体力精力明显更充沛,感觉好极了!我继续坚持锻炼,我走路、跑步、举重、瑜伽。

Paul Chatlin(保罗·查特林)本人

直到现在,虽然我喜欢上了蔬菜,但我仍然没有多爱吃它们。所以只要在我时不时想起以前爱吃,但现在不能吃的那些东西时,我就会立马回忆起自己当时在医院躺在担架上靠管子吸氧,极度担心死在手术台的场景。

每当我跟人们讲埃塞斯廷医生建议的全植物饮食好处时,他们会说:这么吃太难了!

Dr.Caldwell Esselstyn(埃塞斯廷医生)与Paul Chatlin(保罗·查特林)

我就说:你知道什么更难吗?你去做了搭桥手术就知道什么更难了!做完第一次搭桥手术,重新吃回大家普遍爱吃的东西,10年后你会再需要第二次搭桥手术。

我今年63岁,心脏的各种情况越来越好,之前有的所有症状大幅减轻,或已经消失。我想我继续这么坚持埃塞医生的饮食方式的话,可以很健康地活到至少85岁!

   07   创立的互助组织日益壮大,期待更多人了解并参与

到了2018年,我们组织有超过5700名会员和超过70名志愿者。现在2021年,会员超过了8200名。【注4】

Paul Chatlin与他的PBNSG公益互助组织

在过去的几年里,我在14家通用汽车公司所在处,和20家博蒙特医院的所在处发表了演讲。博蒙特医院是我所在的密歇根州最大的医疗机构。

我还有幸与5000多名医学院学生们交谈。

我在想,如果未来的医生中,哪怕只有 10%的人,把营养干预作为在吃药或者做手术之前改善健康的首要选择,世界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由于大多数从业30多年的医生们,每天要看20多个病人,因此受影响的病人们可能达到数十亿。每一次成功都会被讨论和分享,这样随之会受益的将是我们的星球和所有生命。

我们的互助协会还在各超市进行全植物饮食的宣传,运营一个步行俱乐部,并被选为纪录片《Eating You Alive》【注5】的全国预发布会的主办方。

如你所见,我是一个“野心勃勃”的人,我真诚地希望:如果一家医院或一家大公司能够觉察到全植物饮食的好处,不仅生产效率会提高,他们的挣钱水平也会提高。

顺便说一下,2017年我和我妻子只支付了将近2000美元的医疗保险,而且我只花了188美元医药费!

为什么这些花费这么少?因为我们两人在践行全植物饮食。

最后我最想总结两点:一、坚持60天全植物饮食,你会看到你身体各方面健康的显著好转;二、好转以后,不要停止,而是要身体力行,让更多人知道,并从中收益!

史无前例!
逆转前美国总统克林顿心脏病的
世界级名医埃塞斯廷(Esselstyn)亲临!
隆重登场第二届“营养与生活方式医学峰会”,
亲自为大家分享解读最前沿的
“心脑血管疾病的预防与非药物干预”方法。
2021年4月17日9:00~22:00锁定直播间,
细节全接触!

编译:明月/本文主要内容根据以下英语原文和演讲视频编译:

  • Paul Chatlin, Amazing Transformation, VegWorld Magazine, July/August 2018(https://static1.squarespace.com/static/54f26c32e4b09389aa381106/t/5b571bb0575d1fb3afcc543e/1532435380980/Paul+Chatlin+-+Amazing+Transformation.pdf)
  • 2020年Paul Chatlin本人的线上演讲(https://www.preventionofdisease.org)https://www.dresselstyn.com/site/success-stories/

阅读原文

Scroll to top